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司馬十一 | 6th Apr 2009 | 攝影對談 | (757 Reads)

Found Landscape 吳世傑

(By Ebony 45SU, Schneider APO-Symmar 5.6/150 L, HP5 PLUS,Self Develop) 

「全景式的觀看是切近人類視覺的領域,是設定了路自然觀看形式,觀看得見的是日常的景物,這相對於一種垂直狹長的觀察,無疑是刻意的藉個體獨特的感觸,主動在尋找遇見場景,借客觀的現實來作主觀的呈現。」攝影師吳世傑對於他的攝影作品有以上的描述。

(原文刊於2009年4月3日 信報文化版)

 

認識吳世傑是個非常偶然的機會,始於他割讓那台由北海道黑檀木配以鈦合金的大片幅4x5 Ebony相機,他的愛機自入我手後仍然保持聯絡。有次我用數碼相機拍下他的舊愛時,我說的是「Him」,但他卻說「Her」。愛機之言洋溢在言語間。

在吳世傑舉辦第四次個人攝影展的前夕,進行了這次的攝影對談。

司馬:     你雖然不是一個全職攝影師,但影齡頗長,你如何平衡在現實與藝術之間的分歧?

 

: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位在專上學院工作的教職員工,涉足攝影則始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(我合指一算,原來接近三十年的影齡),當年由彩色膠卷開始,至學習黑房技術,其後以拍攝黑白照片為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從來就認為藝術是可以多元化的,雖然全職攝影師無疑有更多時間去進行創作,但普通人同樣可以創作,或許可以接近一般人對藝術的看法。所以是否全職從事攝影工作,其實並不妨礙對攝影的創作。況且,搞藝術工作不一定要餓肚皮的! (我狂笑!)

 

司馬:       我知道你曾經參加過十三次聯展,而且第一次個人攝影展在1995年的在風景的另一邊〉、巴黎洗衣坊攝影畫廊的〈J’etais-Ici-Reencontre〉及1998年的〈我、曾、在此、遇見〉相對很多攝影師來說,你有豐富的影展經驗,相隔十年後的個展有何特點?

 

: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次個展的主題是Found Landscape。我是由上世紀九十年代買了Horseman SW612全景式照相機開始了全景攝影,與此同時亦嘗試以直幅構圖創作,但當時作品不多亦未成熟。直至2005年才專注以全新目光尋找發現風景。是次攝影展的作品是由19972009年創作。

 

司馬:       剛才你展示的作品均是以全景創作,而且是以直幅構圖的形式展示,你的創作意圖何?

 

:           自己的作品大部份反映出我對自然景物的看法,選擇全景式拍攝方是較接近人類的觀察角度,但一般全景照片無甚特別,所以選擇了以直幅構圖去表達,因為典於平常的觀看方式,務求使觀看者更留意被拍攝的景物,甚至更用心去觀看作品。對於慣性的視覺經驗來說,這種表達方式會有新的觀看經驗!換句話來說,這種直幅構圖的表達方式會使人「看得更多」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司馬:       我發覺你的作品中以Landscape(景物)為主,但照片中往往又充滿著在景點中的遊人,到底是刻意還是偶然?

 

:           通常在拍攝Landscape(景物)時,較多人選擇沒有人的場景,我卻發覺刻意地避開人群的場景,遠不及出現人群的場景所具有的震撼力。在客觀環境中無數的景點其實是有人出現的,既逃避不了,倒不如乾脆如實地呈現,因為人群在景物中,其實也是整幅照片的其中一個部份,用中國哲學的觀點來看,這便是「天人合一」!

 

司馬:       Found Landscape想傳遞何種信息?

 

:           攝影就是在框框內框住現實,Found Landscape的作品希望以平常視覺以外的經驗,為大家打開一度門,開多一扇窗,通過理解和領悟來開啟攝影的大門。

 

司馬:       可以給年青攝影人說幾句話嗎?

 

: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要以為攝影技術的門檻低便急功近利,要放多點時間去浸淫其中。

 

後記:

 

每次與吳世傑交談時都是輕鬆愉快的,他雖不多言卻又一矢中的,又總是在言語間流露出攝影師獨有對事物的觀察和見解。他雖然沒有俗世攝影師固有的打扮,卻用出世的眼光去審視另一個景物的角度。故此,他在1990年〈我、曾、在此、遇見〉的部份作品為法國國家圖書館文件部所收藏,而在今年初在中央圖書館的「影像香港」當代攝影展中,參展的五件作品中四件為香港文化博物館所收藏。

Found Landscape

地點: Hulahoop Gallery 灣仔聖佛蘭士街秀華坊23號地下

時間: 2009410日至30日,下午13:0020:00,逢星期二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