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司馬十一 | 21st Mar 2009 | 攝影對談 | (1210 Reads)

打造香港攝影節--沈嘉豪

初遇沈嘉豪(Bobby Sham)是在2007年的炎夏夜晚,那個時將被封閉的皇后碼頭,我當時用數碼相機拍下零星的角落, 沈家豪用他的8x10大片幅相機準備拍下皇后碼頭清場前的最後一個黎明(此作品後來被香港文化博物館得收藏)

原文刊載於三月十三日信報

再看沈氏的作品,是在石峽尾JCCAC「光影作坊」展出的《北京的灰藍色》,以及中央圖書館的《影像香港--當代攝影展》。

 其後, 沈嘉豪從遊走北京街頭巷尾,用自製針孔相機,拍下南鑼鼓巷,到回港後開始拍攝人像系列。 喝著沈家豪親手焙烘和泡製的咖啡時,開始這個對談。

 司馬: 你如何看攝影?

  : 對我而言,攝影是一種修行。我希望通過攝影去改變自身的弱點,特別是像我這樣一個不善辭令,或者言能力不強的人,透過攝影去改善語言表達能力。司馬: 你指的是用影像來代替語言?  : 攝影除了影像之外,還有拍攝過程,香港作為國際化都市,兩文三語實不可少。因為攝影除了技巧,最重要的還有溝通。在人像攝影創作時,語言溝通無可避免。對我而言,人像攝影就是令自己面對問題,克服問題的過程。所以亦是一種修行的過程,而我不選擇商業攝影,是因為商業攝影師為適應客戶的要求時,會失去創作的原動力。 

司馬: 你何時開始攝影?

  : 我在1982年就讀工學院設計系,攝影是其中的必修科目,自此與攝影結下不解緣。雖然我在畢業後當過一個英個攝影師戶助手,做過電影特技,後來在大專院校當過教職員,以至現時的自由攝影師,其間一直沒有放下過相機。

司馬: 年初有四十多位當代攝影師舉行聯展,「當代攝影」興起及近年的發展如何?

  :在九十年代,攝影師來家聲召集了一群年青攝影師進行了多次不同的活動,仍記得有次相借了港大的海洋研究中心辦了一個活動,由16位攝影師與16位小朋友一起進行,每個攝影師拍下自己帶領的小朋友,之後將創作收集並舉行影展。但隨著李家聲移民後,「當代攝影」處於低潮期。當然後來亦有不同的影展,但未能形成具影響力的「當代攝影」熱潮。

司馬: 你認為自己如何為「當代攝影」出一分力呢?

  : 今年一月,由黎建強,黃啟裕策展的《影像香港當代攝影展》,其實為「當代攝影」打下了基礎,個人認為現在可能是再次推動香港攝影文化,延續「當代攝影」浪潮的良好契機。    由資訊,交通到文化交流,香港都具有國際性的條件,隨著近年數碼相機的普及,香港人熱衷於用攝影去表達不同事物的看法,但缺乏屬於攝影的節日。香港有藝術節,電影節,卻沒有「攝影節」。

 司馬: 你想打造香港的「攝影節」?

  : 當前有不少團體組織都有不定期的攝影展或個人攝影展,但需要策展人的發掘,更需要資源和經費的支持。所以目前是適當的時機去營造「攝影節」!      我的構思是每年都舉辦一個具有香港特色的「攝影節」,特點是在同一月份內,由不同的攝影團體各自組織和策劃屬於自己的影展,在全港各區有不同的攝影展覽一起舉行。試想像一下,全港各種攝影組織同時舉行相展 這種攝影文化便可以形成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!      當然有關活動需要當中一個統籌單位,我暫稱之為「香港攝影節」,其職能只負責統籌活動宣傳,但對展出的內容則毫不干涉,這樣才符合攝影本身的包容和百花齊放。我會用所謂「齊頭散尾」式的設計,即各個相展同時開展,但展期,場地都可以不同。     我相信這種藝術形式可以令更多香港攝影師及攝影愛好者參與,長遠來說可以推廣為旅遊項目,以至攝影生產商的關注。更重要的是塑造出一個具香港特色的「攝影節」,增加與內地及國際的攝影文化交流。         

  後記:     觀看沈氏近期的Portrait Project時,發覺Nude Portrait佔了不少的比重,在這個問題上,沈氏提出: “為甚麽您只相信廣告傳達給您的身型標準?真的只有這一套唯一的美學標準嗎?所以,他想通過這裸体攝影項目,幫助那些愛護自己的人,超脫自我的禁忌,真正地面對它並把它肯定下來。

(Photo by Ebony 45SU, Schneider APO-SYMMAR 5.6/150 L,  IFORD HP5)

[1]

這個概念不錯啊!希望好快有個"香港攝影節"^^~


[引用] | 作者 onon | 21st Mar 2009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