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司馬十一 | 23rd Apr 2005 | 不寄的情書 | (483 Reads)
黑與白      那些別人弄不明白的,你點個頭我就懂了,那些月圓月缺都不約而同發作的情緒問題,甚至別人看來任性,卻實在是我們捱不過的煎熬,我們只好拿來彼此消化。一時誤解便以為是同一個世界的人,只是你仍在天上飛,我卻墜落了!
      以為都是地球人,没有地域的界限,没有國度的束縛,以為嘗試擁抱嘗試親吻嘗試溝通,就能跨越一切障礙。只是地球繼續在自轉,亦環繞著太陽在公轉。畢竟還有两個世界,黑夜與白晝的不同世界!
      白晝總是好奇漆黑的神祕,那面紗背後到底有多少令人落淚的故事?那冷漠的面容又有多少刻骨之痛?又或者狂歡高歌之餘又埋藏著多少未為人聽過的哀歌?豪飲傲笑之餘又積壓著多少不快?
      由旁觀者的身份到踏入漆黑的世界,總帶點不經意的固執,從不以救贖者的心態出現,只是經過風吹雨打而習慣的生活形態,又怎會是白晝所能理喻的。而且白晝所付出的,也許並不是黑夜所需要的,活在黑夜的世界只有黑夜的同路人才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正如黑夜所说,其實我擔心的是不能自拔而不是無可救藥。黑夜仍在飛,白晝卻早己墜下深淵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凌晨,床頭的手機響起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你愛我嗎?……」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愛……」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那就是不愛了……」電話在那邊掛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手機又再響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你不愛我嗎?……」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愛……」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…… 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到底是白晝的體貼令人感動,還是相信愛只需氣?抑或是一時脆弱而讓人放縱?只是愛是填不滿又掏不空,但又像剌青一樣永留痕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當定局已成,就不該去尋找抉擇的過程,甚至原諒了你那殘酷的理由,甚至去包容你那追尋的幸福。在魚肚發白的黎明之前,黑夜曾經存在。只是在黑夜與白晝之間只是擦身而過,其實是两個截然不同的世界!


[4] Re: Re:吳寫
吳寫 :
契媽,我意思係話男女裝對比呀
KM : 老狗: 哈....边夠你富貴有咁多宝貝吖,,,,有咁多好野做對比..haha

唔係男女裝,兩隻都係男裝!


[引用] | 作者 司馬十一 | 3rd May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 Re:

契媽,我意思係話男女裝對比呀

KM : 老狗: 哈....边夠你富貴有咁多宝貝吖,,,,有咁多好野做對比..haha


[引用] | 作者 吳寫 | 3rd May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老狗: 哈....边夠你富貴有咁多宝貝吖,,,,有咁多好野做對比..haha


[引用] | 作者 KM | 3rd May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]

哈!兩隻表對比唔大,似何寶榮同黎耀輝多D!哈


[引用] | 作者 吳寫 | 3rd May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